日本、韩国、亚洲、欧美三级片、电影、视频、小说、图片网站,域名:
广告合作邮箱: LSJ2022@outlook.com

淫乱办公室.

我照常上班,Saki刻意回避我的自光

开启电脑就收到Saki的电邮,里面提到她不会让我继续下去(当然是关于什么事情就含糊其辞)。

我笑了笑,把昨晚在家中剪辑了的片段寄给她作为回覆。

这是一段约三分钟的精华片段,里面我的面孔都打了格,主要是她先引诱我、到被我强暴、以至最后被操到呻吟。

她打开影片时低声惊呼了一声,急急把影片关上,然后转身望向我。

我笑了笑,向她招手。她走过来,在我跟前停下。

我在她耳边说:「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奴隶。只要你听话,我保证没有人会看到这些片段。」

从这一天开始,她变成我在工作时间的禁脔。

每星期我总有两三天会她在办公室做爱,有时候在上班时或午饭时,和她到没人的会议室,让灺侍奉我。

每天我都会带备摄录机,虽然不是每一次都有录影,但是时间一久,录像片段都有不少。

晚上的办公室就变成我的淫辱皇宫,部门里每一个同事的工作台都曾经成为我淫辱的阳台。

有一次在上班时在网上看了几张裸女照,欲念焚身,就把她唤过来,命令她悄悄地蹲在我坐位下的空间,

然后用口服侍我,我还把精液都射到她的嘴里去。

这是最大胆的一次。其他时候,我们都是在没人的地方或时间做爱。

几个星期后,工作上我已经渐渐上手,和同事的关系也慢慢熟络起来。

我吩咐Saki要表面上和我成为好朋友,在同事们面前我们常常谈天,别人还以为我们是很友好的一对。

因为Saki的关系,我和Margret都逐渐熟络了,说话都多了。

只是Margret对男同事始终是冷冰冰的,每次谈几句,她就不想多谈。

Jessica和Amy就一直都没再碰面。

有一天,部门主管宣布新消息,有一位新同事将会在明天上班,预先嘱咐我们要在新同事第一天上班一起吃午饭。

第二天准时上班,刚回坐位就看见部门主管带了一个陌生的女子周围参观,原来是新来的同事Stephine。

Stephine是一个非常喜欢打扮的女孩,刚刚在大学毕业,年纪比Margret和Saki都要小得多。

单眼皮,面上的化妆很多色彩,中长曲发,头上总插着几个抢眼的发夹,或是各式各样的头饰。

眉毛刻意划成翘起来的感觉,加添几分妖媚。她比Saki和Margret都略矮一点,但却比Saki丰满得多。

脸上还残存少许Baby Fat,看上去面庞有少许圆,胸前的一对肉团比例上也颇大。

比Saki逊色的是她的小腿有点粗,腿也有点短,可是她却非常喜欢穿裙子。

她和Saki有一个共通点,就是爱说话,但嗓子比Saki要细声得多。

她喜欢说话时装作很温柔,令人觉得她很可爱和易于亲近。

刚加入的时候,大家相处都很融洽。Margret算是多了一个倾谈的对象。

Saki和Stephine的声音常常充斥在我们的部门,各同事之间倾谈都变得多了。

可是好景不常,两个爱说话的女人走在一起,结果只有两个。

一是非常投缘,情同姊妹,反之则是势成水火。

Saki和Stephine就是后者。

Saki因为是团队中的Top Sales,训练新人的责任本来就不会落在她身上(我都是跟另一位男同事实习的)。

可是部门主管可能觉得由女生教女生会来得易一点,竟然委派Saki和Margret负责教导Stephine。

初初都相安无事,后来Saki对我说Stephine每件事情都问她,觉得Stephine很滋扰和依赖。

而且Stephine很多时都会要求Saki帮手解决麻烦,无形中增加了Saki的工作量,对此Saki极感不快。

经过几次争吵之后,大家都知道这两位女仕已经不可能成为好友,因为性格上有很大差异。

由于大家都是新人,起初Stephine都和我有说有笑,一同学习。

后来她和Saki关系转差,同时间发现我和Saki好像有一点点暧昧,所以就刻意和我保持距离。

有一次我和Saki淫乱过后,大约是晚上十时半左右,Stephine竟然回公司拿东西。

幸好她回来时,我们已经完事,而且衣服都整理好,所以她也没发现什么。

不过自此之后,她对我更是敬而远之,她心入面一定估计我和Saki在暗中拍拖。

这样年青的小羔羊来到我面前,我怎么可以白白错过呢?

可是Stephine在事业上绝对没有Saki的进取,要等她行差踏错的话,不知要等到何时。

我只好利用她和Saki的敌对关系入手。

一个月后,公司推出新的投资计划,我们部门是负责联络客户转用新计划,当中有一个大型推广活动在展览中心举行。

为期一周的活动取得空前成功,公司为了奖励我们,特别供应了一晚卡拉OK庆功宴。

晚宴设在尖沙咀一间高级的卡拉OK,由九时开始,可以一直任唱任饮,直至第二天零晨四时。

由于成绩太好,各人都玩得特别投入,唱歌的唱歌,饮酒的饮酒,猜枚的猜枚,热闹非常。

因为是公司提供免费娱乐,多数人都会怕蚀底,名贵的酒不停送上,各人都酒到杯干,未到十一时,已经有不少人出现醉态。

我一早知道今天不论男女都会玩得很狂放,除了带备摄录机之外,我刻意保持清醒,外表看来好像玩得很投入,实际上喝得很少。

Stephine穿着了一套米白色的无袖连身裙,外加一件白色的外套,和一对米色的高跟鞋,腿上没穿丝袜。

由于今天是加入公司后的第一个户外推广活动,她刻意打扮之下,份外颢得明艳照人。

Margret和Saki不约而同地穿了黑色的套装裙,相比之下也稍稍失色了。

除了我们部门的十六人外,另外还有两个管理人员和五个其他部门的人参加。

其中有一个叫Kevin的男生,一对狗眼一直在打量着我们部门的三个女生,而且目光常常停在Stephine的胸前。

这个Kevin样貌颇为俊朗,Stephine好像感觉到他的目光,有意无意之间,把白色的外套脱下来。

Saki在我耳边说:「那个骚娘子在吊男生啰!」

我在她耳边说:「哈哈...你们都给她比下来了。」

Saki微带怒气地说:「这个叫Kevin的家伙真没眼光,乳臭未干的嫩女孩也看上了。」

我知道Saki介意风头被抢了,推波助澜地说:「我有一个办法可以叫她出丑,你想不想?」

Saki惊喜地问:「怎样?」

我:「照我看,这个小娘皮应该交际不多,酒量不会好。你先把她灌醉了,看看她出洋相也好。」

Saki:「哈!也好!」

Saki是我们团队中的酒缸,号称不醉女皇,酒量一向是极佳的。

她主动走去和Stephine猜拳斗酒,Stephine可能好胜,本身又和Saki不咬弦,两人竟然斗得很激烈。

两人的争斗声渐大,宴中各人的目光都开始聚集在两人身上,那个Kevin更加两眼发亮。

毕竟美女斗酒,是别具一翻风韵。

到了十二时半左右,管理层和年纪大的同事都纷纷离开,Margret已自行离开,现场只剩下十个人,大部份都已经醉了大半。

除了我、Saki、Kevin、和令人意外的Stephine还没有醉倒。

Stephine酒量竟然这么好,可以和Saki斗得不分上下,实在远超乎我想像之外。

话虽如此,两位美人的面颊都已经红霞满布,胜负只不过是弹指之间。

眼看有机可乘,Kevin逐渐坐近Stephine,后来更在她身旁呐喊肋威起来。

我看在眼里,唯有继续装醉,静看眼前的好戏。

刚过零晨一时的时候,两女虽然站起身斗酒,但都已经脚步浮浮,口齿不清。Kevin看看我们醉在一地的同事,又看看两女,嘴角淫笑。

他从后轻轻抱着Stephine的腰,然后说:「不要斗了,都醉成这样还斗什么?我先送你回家吧!」

半醉的Stephine:「放开我!谁要你送!我还要喝!她快不行了!」

半醉的Saki:「我不行!?看看你自己的样子!你现在连父母姓什么都不知道!」

Stephine:「你这个...这个. ..巴辣的婆娘!」(她想要说一些骂人的言语,挣扎了一会才说出这句,实在叫我失望!)

Kevin:「别闹了,回家要紧,先走吧!」

他一边说,一边挽着Stephine的腰,把她拖着出去。Stephine半推半醒,最终都被他带走了。

Saki清醒地在我耳边说:「喂,别装了,那骚娘子给带走啦!」

原来她一直在装醉,估不到她反而知道我一直在装醉,我倒给她吓了一跳。

我:「你好会装啊!我还以为你醉了!」

Saki笑笑说:「最好酒量的人,最懂得装醉。不然怎把别人灌醉?」

我旋即定下神来,和她尾随而下。

只见Kevin和Stephine上了一辆计程车,我和Saki便驾着车子追上去。

果然不出我所料,看上去活像一只色狼的Kevin又怎会那么好心把Stephine送回家?

只见他们的车子逐渐驶往九龙塘的公寓区,最后在其中一间情侣酒店前停下来。

我把车子停在附近,吩咐Saki:「一会儿你站在我后面,用电话拍照。」

Saki惊吓地问道:「你想让那色狼上了Stephine?」

我:「别傻!我怎会让我的奴隶给别人占便宜?」

Saki:「她?已经是你的...了?」

我:「现在还不是,过了今晚就...哈哈!你只管照我的吩咐去做就可以了!什么都别问!」

是否应该把Stephine让我弄上手令Saki有点迟疑,她立即停了脚步。

我回头说:「快跟上来!难道你敢不听我话吗?」

我走上前去拖Saki的手,出乎意料地她挥开我的手,

然后坚决地道:「不!我不可以帮你害人!你要我怎样,都是我自己闯出来的祸,但我不可以连累别人!」

醉到不醒人事的Stephine正在情侣酒店中被Kevin蹂躏,我和Saki却在店门外争论,我心中急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。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